|收藏|设为首页|
社会服务
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服务
自闭症患者Judy endow自述:我是通过视觉思维处理信息的
2015-12-9
原文作者:Judy Endow,她是一个自闭症患者,同时也是有关自闭症话题的作者与国际演讲者。在这篇文章中,她向我们叙述了自己处理社会信息的过程与方式,并向家长们提出了四个问题。

我的自闭症神经系统决定了我不是总能识别那些人们习以为常的社交信号,不能很好地理解复杂的社交情境,也常常搞不懂大多数人都心领神会的惯用语和潜台词。所以,我给人的印象是过于天真和轻信。事实是,当我按照常人那一套方法社交时,我确实就是既天真又轻信。

小的时候,我显然属于“需要帮助”的孩子,那时的“帮助”主要是教我如何以非自闭症大脑的方式去思考和行事。无论参加多少设计好的社交场景训练,我总是学不好。由于这种训练假设所有人都有个典型的大脑,而我的大脑偏偏不是典型的,所以多数情况下我都无法达到训练计划的要求。我的大脑就是不同。

举个例子:我所记忆的关于他人的细节就与大多数人不同。我记住的是在互动时人们给我带来的视觉感受,不论我自己是否是互动中的一员。我接收到的信息包括我看到的声音,人们散发的色彩的运动,以及人们在说话或做事时,他们周围那部分空间的变化。如果我的颜色与他人的颜色是和谐的,我们交谈就没有什么问题。否则,交谈就会不大顺利。一直到最近几年我才发现,别人都不是像我这样看待和理解他人的。

从小到大,无论别人怎么努力帮助我,效果总是微乎其微。他们总是想让我以他们的方式理解这个世界。当然,明白他人的思维方式很重要,因为它可以帮助我理解他人的行为。但是,知道常人如何思考并不能使我像常人一样思考。

你现在已经从前面的文字了解到,我的思维是由声音和人们发出的色彩的运动组成的,那么你懂了吗?也许你懂了。既然懂了,那么你能不能停止以你的方式思考,转而用我的方式思考呢?恐怕不能!

这个问题很重要,因为思考方式决定了我们如何做出判断和选择,而这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在工作上,我会避免与那些颜色丑陋、并暗暗将他们黏糊糊的鱿鱼须伸向我的人打交道。对于一个语言思考者来说,他可能会理解为这个人做事不太讲诚信。本质上,我和他的认识是一致的。但如果我不能把我的视觉思维翻译成文字,我就无法表达这个认识。视觉思维是我的第一语言。我与周围的世界互动以及我对他人的理解,都依赖于我的视觉思维。

要求你们按这种你们认为古怪的方式思考,肯定对你们毫无益处,那么请试着理解:如果让我总是用你们那种古怪的方式理解别人,对我也是毫无帮助的。我们的思维方式不同,对此我没有意见。希望将来有一天,世人也能接纳我的思维方式。

在那天到来之前,如果你是一位自闭症儿童的家长,考虑一下这些问题也许对你有帮助:
 · 你知道你的孩子是如何记忆他人的吗?
 · 你知道人们的哪些特点对你的孩子来说是重要的吗?
 · 你知道你的孩子如何选择与谁互动、不与谁互动吗?
 · 当你不理解时,你会尊重他的选择吗?

很多自闭症儿童无法解释自己的想法,因为他们的思维不是基于语言的。尊重他们的选择不一定非要去理解他们的想法。 
版权所有:沈阳心理研究所 备案号:辽ICP备05002784

最新消息!!心理咨询师培训班招生,2016年7月2日开课。咨询电话:22911099.